慢慢走,欣賞啊!

  李宜航

  阿爾卑斯山谷中有一條大汽車路,兩旁景物極美。路上豎有一塊標語牌,提醒游人:“慢慢走,欣賞啊!”

  朱光潛先生在《談美》一書中,曾以此寄寓。得先生啟佑,我也很誠懇地以為,對《學習時報》最應取此態度與評價——“慢慢走,欣賞啊!”

  因為職業的關系,我讀《學習時報》很早。尤其是一些“爆款”文,常常讀后收存,數量頗為可觀。總的感覺,在傳媒格局里,《學習時報》居于很特殊的位置——它是新聞界的振拔者、知識分子的代言人、領導干部的精神家園,既具“報”之名——講究“時”,又有“刊 ”之實——強調“度”,更富“學習”之味——追求“效”。在這里,可以觸摸到煙火生息,也可以仰望到浩瀚星空;能近距離觀察社會肌理,也能深一層體味學術魅力。這是一塊智識之地啊!我曾感慨:一般傳媒與《學習時報》,“相去三步,如阻滄海”。

  那時,我并不認識《學習時報》的同行,只是單純地抱以尊崇。因為我認同朱光潛先生所說——凡是藝術家都須有一半是詩人,一半是匠人。我的理解,能把《學習時報》辦得這么好,這么“超以象外,得其環中”,編者必然是劬勞不息、匠心詩意!

  真正與《學習時報》打交道,是在2018年。當時,我在中央黨校第1期一年制“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理論研修班”學習,“門外滄浪水,胸中懵懂山”,思想每天飛翔,越過長空光影……的確,到了開滿鮮花的大有莊,到了“有多少春光,就有多少明亮;有多么天高,就有多么氣朗”的中央黨校,誰都不會彷徨于無地,誰都不禁胸中有畫意,“便引詩情到碧霄”!我把所學、所思、所感,以及不斷汲取的哲學智慧和理論力量,都記錄了下來,刊發在曾分管過的自家陣地“金羊網”上。自認為這些文章純粹是一種散記、隨記、雜記,哪里會想到正式發表呢?而且,在我看來,《學習時報》上的文章皆具卓識,邏輯縝密,我的信馬由韁恐怕跑不進她的嚴整之地。

  緣分啊!我的“筆記”,私下給組織員陳興瑪老師看了,他悄悄轉給了《學習時報》。未曾料想,很快,《來自大地深處的守望》、《悠遠的“嘀嗒、嘀嗒”聲》、《最美聲音:“我沒有這個權力”》、《這”三問”劃破長空》等“筆記”在《學習時報》上連續發表,有些還被《紅旗文摘》全文轉載,個別還在新媒體上人氣爆棚……這里,必須說,素昧平生的報社編輯是出了大力、極端負責的。像我這種有文字潔癖的家伙,習慣了敝帚自珍,總認為自己寫的 “一字不可易,易則損文筆”。然而,我清楚地記得,編輯張丹丹老師在《最美聲音:“我沒有這個權力”》一文中果斷刪掉一段,刪后確實更精煉了。她還極神武地糾了我一處文字差錯,把“迤迤乃亡”改正為“訑訑乃亡”,避免了我的“出丑”。

  “一個人需要對這個星球及其在宇宙中的位置,保持一種最基本的好奇”,“他關切的是人類的命運,而不僅僅是自己能否參與其中”。羅素說的這種人,我固執地認為,應該就是書生。書生意氣,快意文章,有長,亦有短。長,是指為人為文無八股味;短,是說做人做事少規范意識。自己,算半個書生,大抵也如此。記憶中,我曾寫過一篇《在那“紅船旁邊” 回望“精神譜系”》,自詡“內有焰火,文氣沛然,俯仰有致”,頗為傲嬌。寫完就直接給金羊網發了,同時傳了一份給《學習時報》。沒想到,報社編輯鄭重回話:“文章很好,按質量是可以發的。但我們檢索發現,此文已在金羊網上刊登,故不再采用。”呵,一錘定音,毫無協商、回旋余地!吃此一“塹”,我知道了規矩,此后但凡有像樣一點的文章,必單獨供給《學習時報》。像《清風凜凜,淵源有自來》、《一棵樹搖動一棵樹一朵云推動一朵云》、《政者有其為,市民夢還會遠嗎》、《數字時代,如何搞調查研究》等,都是寧肯晚一點、慢一點見報,也要老老實實只給《學習時報》。而只要《學習時報》一刊發,就會有比較大的反響——你看,慢,有慢的好。

  如上所述,對文字,我還是有一點自信的。但在中央黨校研修一年,最重要的是理論學習,掌握和運用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掌握貫穿其中的馬克思主義立場、觀點、方法,深入認識共產黨執政規律、社會主義建設規律、人類社會發展規律。說白了,文章有文采還在其次,甚至是“末節”;“熟知未必真知”,有沒有思想高度、有沒有理論深度、有沒有學術價值、有沒有指導意義才是關鍵。此時,我剛好聽到一些議論,大意是講一個學員最多只能在《學習時報》發一兩篇文章……我超標太多,又重文輕質,可能要被“限制”刊登。果真如此?許寶健社長一語寬心:好文章多多益善,拿精品來,一定處理好。于是,我鉚足勁兒,運用中央黨校所學,找到學理支撐,找準邏輯框架,找對學術接口,找好解析范式,認真撰寫了《一條“神奇分界線”引發的思考》,希望能靠近“哲學思考,詩性表達”之境。還好,《學習時報》刊登后,黨建雜志社《學習活頁文選》立即轉載,在學界產生了一定反響,總算沒白讀一年啊。

  畢業前夕,我把在《學習時報》等媒體發表的作品結集為《中央黨校學習筆記》出版了。稍可寬慰的是,該書一版再版,一直“蝸居”于當當網“政治圖書暢銷榜”,在“南國書香節”上也頗受矚目。這里,必須要向《學習時報》致意,向許寶健、楊英杰、熊若愚、羅俊鋒、程高樂、張丹丹等溫暖的名字致意。

  《學習時報》二十年,“風行水上自成文”。它不需要別人美化,它一直在凈化別人。尤難忘懷的是,每逢向編輯們推薦了學友習作而惴惴不安時,他們總是反過來致謝:“謝謝您幫忙發現了好作品。”真好,這是多么高情遠致的君子之風啊。

  是的,我的春天里,有過最美的你——《學習時報》。無以為報,唯有獻上那山谷中的標語:

  “慢慢走,欣賞啊!”

  (作者李宜航系羊城晚報報業集團黨委委員、管委會副主任,羊城晚報社副社長)

  原文發表于《學習時報》2019年10月11日A4版。

標簽:

免責聲明:本網站內容主要來自原創、合作媒體供稿和第三方自媒體作者投稿,凡在本網站出現的信息,均僅供參考。本網站將盡力確保所提供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證有關資料的準確性及可靠性,讀者在使用前請進一步核實,并對任何自主決定的行為負責。本網站對有關資料所引致的錯誤、不確或遺漏,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中的網頁或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識產權或存在不實內容時,應及時向本網站提出書面權利通知或不實情況說明,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或不實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依法盡快聯系相關文章源頭核實,溝通刪除相關內容或斷開相關鏈接。

湖北快三历史开奖记录